楚雨妄

不过是妄想,是一纸空谈,是转瞬即逝的罢了。

所以下回还是黑金拯救全场吗……大赛前五这设定仿佛是被佩利吃了一样……不过这也充分证明了大赛前五终究只是参赛者的前五而已,在面对小黑洞这种级别的怪物面前根本不过看啊。假如下回黑金carry全场,打爆小黑洞的话,就能证明金是纯天然黑无添加。跟紫糖帕帕都不一样的那种。银爵的话可能是从小黑洞那知道了什么或者达成了什么协议,联系他的设定【被神放逐的漂流民族后裔,银爵内心充满仇恨和矛盾,既对神的不公平怀着深切的恨意,又渴望族人有朝一日能获得神的谅解和救赎。】,如果银爵对神的恨意超过界限的话,帮小黑洞一起搞事来逼出神使或神明的话是很正常的事情。
下集妄想
金:别动格瑞!别动……
突然黑金:敢动格瑞我就杀了你哦。
小...

2018-02-04

19话预告(文字版)

格瑞(回头提醒):别大意,嘉德罗斯!它没那么简单···

嘉德罗斯(向前走,闻言停下并转头嘲讽):格瑞,你的胆子什么时候变这么小了?

(雷德,祖玛对视一眼然后跟上嘉德罗斯)

切换

(佩利欲上前,帕洛斯一把拉住)

帕洛斯:等一下佩利!现在还不是我们该上场的时候。

切换

(安哥提起双剑背向小黑洞,雷狮面向小黑洞,远处格瑞提刀就位)

安哥(面向雷狮):邪恶就在眼前,身为骑士,我不会坐视不理。但是!这不意味着我会与恶党联手!

(呆毛姐弟在他身后冲雷狮做鬼脸)

雷狮:呵同理,我也不喜欢比我还嚣张的家伙!

切换

(小柠檬手持一块罗德烈部件,看...

2018-01-29

安迷修看着那张华丽大椅中央端坐的孩童。【似王座而非王座的样式足以说明很多事情。
墨黑的发,深紫的瞳,青年时代凉薄恣意的眉目初露锋芒。他安静的笑,嘴角上扬的合乎礼仪又不失疏离,额上皇冠沉重,镶着流光溢彩的珠宝,孩子却昂然挺直脖颈,戴得端正。朱红的礼袍修长,缀着飘逸的流苏和繁复的花纹,层层叠叠的将男孩裹得密不透风,下摆不自然的被压在身下,平整的垂过小腿,有些莫名的突兀,这也大概是唯一不符合礼仪的地方。——不过也罢,这袭长袍本就不是为一个七岁的幼童所准备的。

2018-01-14

Alba【晨曲】

中世纪西幻
吟游诗人paro
人群中央坐着一位青年,一袭洁白的长袍隐隐绣着些不知名的纹路,宽大的白色兜帽则将他的面容模糊在阴影里,只是漏出了几缕浅棕色的发丝。他半抱着一把精巧的弦琴,淡褐色的木制琴身和玳瑁色的龟甲琴座在昏黄的灯火下闪着润泽的光芒,横梁的两段饰以青色的藤蔓,亚麻色的琴弦紧绷,随着诗人指尖的游移清脆的鸣响。

2017-12-21

一个简单的文笔教程

自戒

yoyo靡音:

是这个理,一直觉得过于主观的文笔教程太……太……把自己当回事(。)


这个只能自己悟,不断思考思考思考,总能一点点把桎梏你的泥沙淘掉……虽然过程也许并不美好。


比如我,现在处于「草泥马为什么写的这么繁琐啊叫你少点赘述少点赘述一针见血一步到位要写出让读者一读就读到底的流氓爽利文风你怎么就是不听可是不行啊这里不多加两笔我觉得表达不清楚啊啊啊能不能让读者get到我想表达的啊啊啊啊啊」……这样宛如精分的瓶颈……或者说渡劫……或者说蜕变……的状态。


非常痛苦。非常痛苦。非常痛苦。


所以我每次看见读者被我曾经华而不实(而且并不华啊!)的...

2017-11-07

© 楚雨妄 | Powered by LOFTER